城市站点
> 沉入水底半世纪!东莞这座客家古村落“重见天日”!
详细内容

沉入水底半世纪!东莞这座客家古村落“重见天日”!

时间:2021-02-23     人气:359     来源:莞香花开     作者:
概述:每逢枯水季节,位于我市清溪镇铁场村下游的茅輋(shē)水库都会因水位下降而出现一种奇特的景象:一边是一座70余米高的大坝耸立在两座山头之间,另一边则是浮出水面的“水底村庄......

▲酷似“古战场”的“水底村庄”

  

  清溪“水底村庄”重见天日!

  村庄沉入水底半个世纪!

  在茅輋(shē)水库之下竟然还隐藏着一个秘密——一座古老而神秘的客家古村落遗址。

  每逢枯水季节,位于我市清溪镇铁场村下游的茅輋(shē)水库都会因水位下降而出现一种奇特的景象:一边是一座70余米高的大坝耸立在两座山头之间,另一边则是浮出水面的“水底村庄”。

  东莞是一座知名的“世界工厂”,茅輋(shē)水库上游的铁场村却曾因为其是“东莞唯一一座没有工厂的村落”而闻名。这样的背景,让茅輋(shē)水库的“水底村庄”更添神秘色彩。

▲《古村落》(摄影:姚伟民

  对于大多数的清溪人来说,大家知道的只是这里的山美、水美、风景美,而不知道的是,这里一直隐藏着一座古老而神秘的客家古村落遗址。之所以说它神秘,是因为这个古村落遗址不会经常“露面”。

  因为古村常年沉浸在水库之下,只有水库的水位下降到一定程度,被淹没的古村才会显现真容。

▲古村落墙基露出显现真容(图片来源:莞视界)

  顺着水库边,从山坡下走进这片“水底村庄”。由于长时间处于水底,通往村庄的路已多为淤泥,沿途走来,只有踩着石头前行。

▲刚刚出水的遗址

▲炮楼遗址

  带路的老者说:“过去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

  “原茅輋(shē)村由上围、下围、河背、山镜下四个自然村构成,现都被埋入水下,每年枯水季节,便有上围与河背露出水面。”带路的老者一边指路,一边介绍着“水底村庄”的历史。

▲航拍图摄影:杨石彪

  早在公元1370年,茅輋(shē)村就有人居住,“过去这里是一块‘风水宝地’,有两条小河从村落间流过,依山傍水,水美田肥,草木茂盛,兴旺时期有上千人在这里居住。”老者说道。

▲古村落炮楼


  

  晒谷场、围墙等保存完整。

  由于长时间的水下浸泡,这里只剩下了一堵堵残垣断壁,以及破碎的瓦砾。在浅浅的水下依然可见不少房屋的基座,大部分客家风格的宅墙已经浮出水面,主体部分基本坍塌,但也有些房屋墙壁窗户尚存,远处一看,是灰蒙蒙一片废墟。如战后遗址,透着苍凉和寂寞。

▲满地碎石

▲古村落遗址

▲坍塌了一般的墙基

  从露出水面的遗址可以看出,老人所言不虚,虽然已是残檐断壁,但池塘、晒谷场、围墙等建筑仍保存得较为完整,足以清晰地还原当时的生活环境。

▲古村落遗址墙基 图片来源:莞视界

  夯土的墙壁,经过数十年的浸泡,依然矗立不倒,坚如磐石,见证着沧海桑田般的变化。这些房屋是用沙石石灰夯实而成,有的夯墙时还要加入一些粗糖和糯米汤,所以非常坚固。

▲茅輋(shē)村原是清溪最早的村落之一 摄影:杨石彪


  这里是客家人刚进入东莞的落脚处,上世纪50年代修建水库,从此淹没于水下。

  “你看,这个就是过去房屋的基柱,那里是一个用鹅卵石砌成的晒谷场。”老人说,这些都是典型的客家建筑,“那时客家人刚进入东莞,就选择这些偏远的地方落脚。”

  据镇志记载:茅輋(shē)水库库址所在地茅輋(shē)村原是清溪最早的村落之一。在上世纪50年代大兴水利的时候,这个村落被规划建成茅輋(shē)水库,从此,承载了600多年历史的茅輋(shē)村,就淹没于水下了。

▲另一番风景如同一幅山水画 摄影:杨石彪


  曾经是他们的故乡,有稻田,有旱地,有人家。

  “1958年之前,我还曾居住在这里,那时我才21岁。”引路的老人如今已年过七旬,但他仍清楚地记得过去生活的那个地方。

▲古村落房屋主体结构

▲古村落瓷碗碎片

▲瓷碗碎片上印有吉字字样

  “那时的生活很艰苦。”老人说,当时大约有500多亩的稻田面积,600多亩的旱地面积,居住着温、林、蓝、刘等多个姓氏的300多人。建水库后,大家就搬迁到大利村建立新村,故名叫茅輋(shē)新村。

  在水下沉浸了半个世纪的古村落,虽剩残垣断壁,但房屋基座还清晰可见。据介绍,这些建筑墙体的主要材料是砂石、鹅卵石、石灰、粗糖等这几种材料混合使用筑成的,其牢固程度并不比水泥的效果差,这也就是墙体能屹立不倒的主要原因。

  落日余晖中,远山静默近水无声,这座村落也如一沉默的老人,见证着清溪的发展变迁。

▲神秘的茅輋(shē)村遗址

  站在库区的大坝上,不难想象水库建成之前,那一派阡陌相通、鸡犬相闻的田园景象。此时此刻,虽然令人神往的田园风光已然不再,但另一番风景正如一幅山水画般,呈现在世人眼前。

  特别提醒


  因茅輋(shē)水库是重要的水源地,且“水下村庄”地形复杂,周边淤泥堆积,市民请勿贸然前往“水下村庄”,以防引发意外。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2009年10月,振华路,具有岭南特色的骑楼静静地矗立。 记者 陈奕启摄

      热闻快读

      “2010年是‘十一五’的收官之年,2011年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今天,我想利用机会回顾一下‘十一五’的工作,谈谈‘十二五’的发展框架。”担任莞城街道党委书记6年、一向低调务实的王检养,在23日举行的莞城2010年度总结表彰大会上敞开心扉,特别在西隅、北隅片区的改造上(该片区包括振华路),更首次公开谈了自己的看法。

      “东莞最缺乏旧的东西,而旧的东西,处于中心位置且规模那么大的,只有北隅西隅片区。做好这块。”王检养说:“就是给东莞补上旧的一块,东莞将会是一个有历史的城市,有成长脉络的城市。”

      “目前东莞给人的印象是新兴的城市,楼房是新的,道路是新的,树也是新的,人口更是新的。城市是需要新的东西,但是如果脱离了历史,就意味着城市的发展缺乏了根、缺乏了生长脉络,是苍白的、乏味的。”

      “东莞要找历史,只有西隅、北隅这个片区才有这种可能。做好这块,就是给东莞补上旧的一块,东莞将会是一个有历史的城市,有成长脉络的城市。”

      “毫不夸张的说,这将不仅仅是莞城的亮点,还会是东莞的亮点。”

      ———在谈及旧城改造话题时,王检养对身处老城的北隅西隅片区颇为珍视。

    [cms-page-tar]

      昨日,莞城总结表彰大会,莞城街道党委书记王检养称西隅北隅片区能还原东莞的生长脉络。记者方光明摄

        不管回顾还是展望,王检养只谈了三件“相对有特色”的工作:旧城改造、文化建设、特色经济。对三旧改造,王检养自认为做得不错。

      “我认为这份答卷还可以”

      在首先谈到的旧城改造工作上,王检养坦言,“我2005年3月到莞城,深深意识到,莞城不抓旧城改造无路可走,全部旧的,有些已没办法适应,需要腾出空间让它们得到新的发展。莞城旧城改造是贴钱的。”

      据了解,在“十一五”初期,莞城完成了《莞城区控制性详细规划》的编制和重点区域的城市设计,并根据《莞城区控制性详细规划》,提出了“两点两线两面”的旧城改造基本框架,打下了莞城发展的理论基础。

      王检养说,在这个基础上莞城一直坚持“两手抓”:一手抓经营性项目开发,一手抓公共和基础设施建设。前者是为了回收部分成本,如西城楼大街、塞纳河畔、万科运河东一号、东方华府等房地产项目,改善了莞城的居住、生活、营商环境的同时,税收和财政收入也有较大的增长。

      后者,“利用有限财力新建和改建了一批公共和基础设施。”举例时,王检养如数家珍:市民广场、公安分局办公大楼、3个派出所、莞城少年宫、各社区办公场所,中心小学、实验小学、建设小学、步步高小学等学校,万园路、可园北路、创业路桥等一批道路和桥梁建设,“见缝造景”工程等,都是在“十一五”期间完成的。

      “我认为这份答卷交得还可以。市的几次旧城改造会议,莞城都作为一大典型。这是我们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情。”

     西隅北隅会是东莞的亮点

      而在莞城的旧城改造工作中,包括振华路、大西路等骑楼街在内的西隅、北隅片区改造,最受关注。

      在总结会上,王检养重点谈了这个片区的改造的看法。“东莞最缺乏旧的东西,而旧的东西,处于中心位置且规模那么大的,只有北隅西隅片区。改好这个地方比多建几个市民广场、汇峰中心更有吸引力!”王检养说,“十二五”时期改造重点就是夹在东江和运河之间的西隅、北隅片区。

      “毫不夸张地说,这将不仅仅是莞城的亮点,还会是东莞的亮点。因为这既是莞城的发展需要,更是东莞整个城市形象和发展的需要。”在谈及老城改造话题时,王检养颇为感慨,言语中对莞城历史的珍视触动了不少参会人士。

      “目前东莞给人的印象是新兴的城市,楼房是新的,道路是新的,树也是新的,人口更是新的。城市是需要新的东西,但是如果脱离了历史,就意味着城市的发展缺乏了根、缺乏了生长脉络,是苍白的、乏味的。”

      “有旧有新,才能看到城市的发展过程,这样的城市才是有味道、留得住人的城市,才是一个有内容的、耐看、耐住的城市。”王检养认为,东莞过去大部分的建筑都是当代新建的,谈不上历史,而个别镇街虽然有保留了旧的民居,但从它的总量和位置和规模来看,也不足以承托东莞整个城市发展的历史。

      “因此,东莞要找历史,只有西隅、北隅这个片区才有这种可能,这个片区有几个平方公里,基本上都是民国和清朝末年的、传统的南方廊坊、骑楼街区。建筑、装饰风格保持了当时的时代特征,而且保留完好,整个脉络、整个纹理非常清晰。做好这块,就是给东莞补上旧的一块,东莞将会是一个有历史的城市,有成长脉络的城市。”王检养说。

    [cms-page-tar]

     数据莞城

      总结会上,莞城街道办事处主任刘林宏介绍了去年的主要经济数据。

      2010年,莞城预计全年生产总值119.78亿元,同比增长10.4%.预计全年工业总产值99.06亿元,同比增长35.4%.

      莞城来料加工企业转型完成率已达90%,转型进度为全市最快镇街之一。

      [谈经济]莞城经济含金量高

      莞城的经济是否真如外界所想的如履薄冰?王检养在会上为莞城“打抱不平”:“辖区面积为13.5平方公里的莞城,虽然只有镇街平均面积的1/7,但地税收入却在全市排第三位,含金量相当高。工业用地只有1000多亩,但收入排在全市中等水平,6000多万/平方公里的收入在一段时间内是全市含金量最高。”

      在经济方面,莞城“十二五”时期重点抓好的两件事包括:创意产业和总部经济,东部工业园莞城园区的建设。

      王检养更直言,东部工业园莞城园区的建设完成后,能让莞城的工业的排名跃进5-6位。

     [谈文化]守住传统艺术发展当代艺术

      “过去的五年,我们的文化建设工作,包括文化周末系列工程、图书馆、美术馆、群艺活动等等,涉及的文化活动均以传统文化为主。没有传统文化不行,但对于社会发展来讲,当代艺术对整个文化建设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王检养表示,“莞城在‘十二五’时期的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建立当代艺术中心,发展当代艺术,为‘文化莞城’发展战略搭建一个更高、更大、更广的平台。我预料,这将是莞城和东莞,甚至更大区域文化发展的一个重要引擎。”

     怎么改?

      “修旧如旧,自然生长”

      西隅、北隅片区如何改造?王检养用了一句话概括:“修旧如旧、自然生长”。修旧如旧,就是不破坏原来的脉络和纹理,在这个基础上,对道路做适当的修整,打通部分路段;同时,腾出一些空间,增加一些文化的元素,以及如停车场等基础配套设施。

      为了打通北隅、西隅片区的发展,前两年规划了修建连通可园南路和光明路的新路可湖路,涉及到振华路的少数骑楼拆迁(本报曾报道)。王检养公开澄清,这是对道路做适当的修正,并没有破坏原来的脉络和纹理。

      自然生长,指的是让这个片区自然生长,完善总体环境和设施后,让老百姓把握市场需求选择商业项目。“时尚和传统的都可以。这种模式,国内的一些城市都有成功的范例,如成都的宽窄巷子,上海、北京、天津的一些特色街巷……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不跟老百姓争利,而且要补贴进去。”王检养说,唯一前提就是所有的建筑必须保留原来的外貌。 (记者 邱韵菁)

    阅读全文
  • 在广东省汉族舞蹈艺术的百花园里,东莞市的客家麒麟舞堪称一朵耀眼的奇葩。三百多年的历史积淀,代代相传的继承与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发掘与弘扬,使东莞麒麟舞之花越开越艳,声名也越传越远。东莞市的麒麟艺人所扎的麒麟头远销马来西亚、英国等国家。

    东莞麒麟舞流行于山区,有三百多年历史。麒麟以双人表演,以寻青、惊青、闻青、试青,采青、吃青、吐青、呑青为主要情节,模仿猫狗,吻脚,吻尾、互相吻头、吻身等动作,约半个小时。2003年10月,樟木头镇举办全国首届麒麟舞邀请赛,并被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为“中国麒麟之乡”。

    麒麟舞作为清溪樟木头镇传统民间艺术形式,相传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舞麒麟是东莞客家人传统的民间文化活动。麒麟是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据说,麒麟与凤凰、龟、龙并称“四灵”。

    在清溪和樟木头镇,每逢喜庆节日,如过春节,宴亲等都有舞麒麟的活动。在过去客家人的舞麒麟活动。集中在春节前十天左右,举行开光仪式。即新置的麒麟头的眼睛要蒙住,然后择良辰吉日启封,并到社稷伯公前参拜采青。开光仪式一般在半夜举行,去时要停锣息鼓,采青后回来开始鸣锣打鼓。开光的翌日,则设开光酒宴,邀请出嫁女、乡中同姓和亲属参加。年初一,全部集中在圩镇开锣,由各队表演舞麒麟套路和武术,武术按单拳、双拳、单刀、长、短棍、藤牌的顺序进表表演,最后是快耙。开锣前,由一人持红木盒带领麒麟队逐户参拜,并派柬贴,集中活动后,再逐户参拜,收取红包利是。这种活动一般要持续到正月十五,甚至到正月尽。麒麟是客家群众长期以来最喜闻乐见的民间艺术形式之一。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