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东莞民间收藏的幕后推手
详细内容

东莞民间收藏的幕后推手

时间:2020-12-15     人气:316     来源:中国东莞政府门户网站     作者:
概述:10月18日,东莞市收藏家协会举办的第五届内部交流展在可园博物馆举行,记者提前探路,从中挖掘了四个故事。这四个故事,足可“一叶知秋”展示东莞民间收藏现状......

   10月18日,东莞市收藏家协会举办的第五届内部交流展在可园博物馆举行,记者提前探路,从中挖掘了四个故事。这四个故事,足可“一叶知秋”展示东莞民间收藏现状。

   一张四方凳的传奇


   这是一张四方凳的传奇故事:几年前,这张镶嵌有大理石的凳子当初被人淘来时,当作一张普通的凳子,卖家以150元向东莞的几位收藏家推销,但由于凳子显得破旧,既有一块缺损的地方,又有一个地方被烧毁。几位收藏家都没有出手,最后,一位旧家具修理者颇不情愿地把它买下来。


   结果,买主在家具修理厂里修理这张四方凳的时候,剖开木料,意外发现这张凳子竟然是用紫檀木做的。买主喜出望外,当即让全厂人停工,请大家去吃饭。


   凳子被判定为紫檀木做的之后,它的价格马上翻了个筋斗云,等到它落在现在的主人手里时,已经是一个很高的价位了。


   10月18日,现年五六十岁的胡叔将他的这张凳子拿到了东莞市收藏家协会的第五届内部交流展上,价格为8万元人民币,这凳子背后的故事,让人津津乐道。



交流会藏品


   紫檀四方凳仅是现场三百多件藏品的其中一件,而每件收藏品的背后,都依附着和紫檀四方凳一样精彩的幕后传奇。


   “收藏行业的兴趣就是这些,充满变幻莫测的玄机。”胡叔的朋友,东莞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吴东海对古陶瓷收藏有很深的造诣,他一边从展示柜里拿出官窑、民窑的瓷器向人讲解辨别瓷器真假的诀窍,一边对记者说,“来参加今天这次收藏交流会的人,哪一个人没有一堆这样的故事?”


   内部交流会的幕后故事


   这次收藏品交流会较为庄重的称谓是“东莞市收藏家协会第五届交流会”,形式看似随意,但也已经筹备了一个月时间。


   “我们的要求是,只要是东莞收藏家协会的会员,在这次内部展览中,每个人至少要展出一件收藏品,同时也可以考虑收藏别人的一件物品。这样子交流的氛围才能热烈起来。”谈起这次展览的效果,东莞市收藏家协会会长郑祖任显得胸有成竹,“这已经是第五届了,每一届都比往届好很多。”



交流会藏品


   明、清青花瓷、字画、酸枝家具、玉器……现场展出的收藏品全都是出自东莞市收藏家协会会员的私人手中,对于他们而言,把珍藏的“宝贝”拿出来亮相示人,不仅是展示自己的收藏成果,更重要的是,彼此之间可以互相交流收藏心得。


   一个普遍的现象是,资格较老的民间收藏家,随着收藏经验的丰富,他们开始对手中的藏品进行“更新换代”,而被他们换下来的收藏品,由于价位不高、又属于收藏入门级的藏品,会受到刚入门级藏家的青睐。


   正是在这个“以老带新”的过程中,藏品得以流通,收藏知识也得到普及。


   这次内部交流会还有一项功能,即对文物的鉴定把关。因为每次交流会的举办,都是东莞民间收藏家们聚集一堂的时刻,有些收藏者最近收到了藏品,都会借机拿到现场,让富有专业知识的人“过过眼”。


    而收藏家协会为了保障交流会的水准,鉴定标准也比较严格。一位厚街的阿姨看到报纸上对这次展览所做的预告后,兴冲冲地拿着几件仿制的瓷器前来,就被挡在了门外。


   “这次交流展的藏品真的很不错,它的水准基本上和广州的艺术品拍卖行的月拍艺术品,以及嘉德拍卖行所拍的藏品不相上下。”收藏家协会的另一位副会长如此形容这次交流会上的藏品质量。


   一个展厅的诞生过程


   13年前,东莞市收藏家协会的牌子低调挂出。因为民间性质,除了招牌,他们当时几乎一无所有,除了办公场所经常在可园博物馆内之外,每次举办相关展览,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借博物馆、展览馆所在的地方。


   由于他们的藏品大多数价值不菲,博物馆等场所都不愿为他们的藏品提供安保服务。因此,过去办展时,东莞收藏家协会总是一阵匆忙,早上送展,藏品上架,考虑到安保,要防火防盗,往往是下午结束,以一天匆匆收场。捉襟见肘,就是当时收藏家协会办展的真实写照。


   而随着可园博物馆新馆的投入使用,收藏家协会也得到了个稳定的场所。毗邻可园的原市第三中学因为迁移而拆除,在其中的一栋空楼上,收藏家协会得以拥有一个办公场所和展览厅。


   说到这些往事,协会会长郑祖任感慨良多,“这与得到市文广新局的关心和可园博物馆、市博物馆的帮助分不开。”


   场地虽然有了,但由于收藏家协会的经费全部来自于协会会员缴纳的会费,改造与装修费用又成了问题。不过,基于共同的爱好,收藏家协会的会员集资十几万元完成了装修。


   而其中最让该协会满意的是,他们安装上了先进的防盗防火设置,既能保证展厅每天十几个小时对外开放,又可以使这次交流会破天荒地延长到一个星期。


   行业协会的推动作用


   所有的付出都源于他们志趣相投,东莞收藏家协会的会员,是以本土人士为主而聚到一起的群体,本分的商人,官场中人,也有退休老者,还有寓居莞邑的人士。为了一件心爱之物,他们有人曾放下生意,百转千回,为了一件心爱之物而寻访市井乡野。他们与心爱藏品惺惺相惜,参悟藏品身上渗出的深厚历史文化。


    他们会为偶得一件珍品而喜上三天,也会替同行重金购得赝品扼腕叹息,又为自己避免了损失而侥幸。他们不想躲进小楼孤芳自赏,深感东莞这块土地上收藏人群小,常为此孤独。他们自感有义务挑起推动民间收藏文化的重担。


   为方便协会会员交流,利于想入门的市民入门,东莞收藏家协会已举办了五届内部会员交流会,在会上展出会员的藏品,做好估价后,让他们交换。他们还成功举办了东莞市收藏家协会藏品邀请展,东莞市收藏家协会第十届会员藏品展,极大地提高了会员的收藏鉴赏水平 。


   郑祖任细数近年成就,既感慨又自豪地说:“东莞收藏水平已经在省内名列前茅了。这要归功于这两年协会组织的活动!”协会在推动着东莞收藏市场成熟的同时,也顺理成章地获得了民间收藏者的信任。吴东海就因为在瓷品价值判定方面拥有专业知识,而常被人邀请进行一些鉴定。他讲了一个发生在不久前的故事:一个朋友的同事抱来祖传的瓷器请他帮忙鉴定,看值多少钱。一番辨别之后,吴东海看出这是晚清至民国初期产于广西的钦州瓷,并估了一下市价。可惜,由于市价与预期差距太远,此人脸上的喜色马上黯淡下去。这让吴东海有些懊悔嘴太快,他认为收藏的意义并不仅是经济价值。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建筑贵在自信与自主建筑贵在自信与自主当前,国人(当然包括建筑界)关注的一个问题是,何以在西方建筑师大举进入中国之后,中国的建筑师竟然一败再败,“溃不成军”?于是在媒体上,叹息者有之,嘲笑者有之,愤慨者有之,抗议者有之。建筑师自己也出来讲话,大体是:一承认有差距(视野狭窄、构思贫乏、心态浮躁、满足搬抄等等),二责怪当事者(业主、开发商、政府主管等)“崇洋迷外”、“追求新奇”、“广告效应”、“厚彼薄己”等等。以上说法,都有一些道理,但是笔者认为没有说到要害。 要害是,相当一个时期以来,我们已习惯于那种追求数量的粗放型增长模式,因而对建筑师也抱了一种轻鄙的态度,建筑师本人也依从于此种模式,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市场经济一来,人们急于在那些粗放模式上涂脂抹粉,以“洋”求胜。西方一些建筑师也看到这点,投其所好,于是“一拍即合”。否则何以来得这么多,精品却这么少呢?


       也有的认为:这种现象的产生,是对我们长期自我封锁的必然惩罚,并认为当今形势是在全球化语境中东西方文化交融过程的一个难以避免的阶段。笔者想就此发表一些议论,特别是在读焦毅强兄的新作《中国建筑的双重体系》之后。


       东方不仅是中国,至少还有日本和印度。在西方人眼中,远东之外,还有中东、近东,都属于东方。要说东西方交融,那么日本和印度比我们走在前面,我们何不审视一下他们如何“交融”,再来看看我们自己?


       日本在1853年美国炮舰登陆强制其开放的刺激下,于1868年开始了明治维新,在“富国强兵”的口号下,发展产业、引进西方文化、改革军制。在建筑学方面,第一批进入的外国建筑师有英国的约西亚·康德尔等,对日本的建筑教育和建筑设计都起过重要的影响。其后在美国的赖特与安托宁·雷蒙德等的作品影响下,以及留学包豪斯等国外学校的日本建筑师的推动下,引进了早期的西方现代主义。这一切终于导致以丹下健三为代表的日本自己的现代建筑大师涌现,这已经是明治维新后70——80年的事了。


       表面上看,日本的“维新”是“全盘西化”的,乃至今日有许多人把日本列为“西方国家”。但实际上,日本在接受西方文化的过程中,就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国民进行“大和魂”的教育。虽然这种教育曾经导向军国主义,但是它培育了一种自强精神。事实上,正是这种自强精神,使日本在战败后迅速崛起,和它的企业走向世界一样,它的建筑师也没有把自己关在国门之内,而是以世界视野发展自己的创作意识。迄今,已有三名日本建筑师(丹下健三、桢文彦和安藤忠雄)获得世界上享有最高荣誉的建筑师奖——普列茨克奖。


       和日本主动吸收西方文化不同,印度是被迫接受的。英国殖民主义者从1600年成立东印度公司以后,不断侵略印度,导致1858年成立英属印度帝国,直接统治印度。同时,英国也不断进行文化侵略。建筑方面,最典型的殖民主义建筑是在首都新德里建造的秘书处(1913——1928,建筑师:H.贝克)和总督大厦(1912——1931,建筑师:E.勒琴斯)。


       印度在1947年独立,1951年,尼赫鲁邀请现代建筑大师勒·柯布西耶来印度设计旁遮普邦新首府昌迪加尔,以期树立印度在独立后走向现代化的形象。柯布西耶在印度设计了好几个工程,但是现代主义在印度的扎根,却主要依靠印度自己的一批建筑师,如多西(柯布西耶的学生)、柯里亚、利瓦尔等的努力,他们使现代建筑在印度本土化。柯里亚荣获国际建筑师协会的金奖。 可以说,日本建筑师是外向型的,以一种民族精神拥抱世界;而印度建筑师则更多地属于内向型,以同样的民族精神引进世界。他们的经验都值得我们吸取。


       中国从蒙受鸦片战争炮火后的大部分时间,对西方文化始终是半推半就的态度,并且以“推”为主,“就”是被动的,因而对西方文化长期来处于“一知半解”的状态,对自己的文化传统也在“现代化”的过程中视若敝履,从而使自己沦于一个理论上虚无的状态,怎么不会溃败? 其实,中国的建筑师和开发商中很有一些佼佼者。在“万国博物馆”的上海,出现了综合东西文化的里弄建筑。在洋风劲吹的外滩,出现了陆谦受的中国银行。上世纪二十年代留下的建筑,还有吕彦直的中山陵和中山纪念堂。


       我记得在解放初期,曾经接触过苏联来的专家,他们对中国建筑师是看不上眼的。141个工业项目,工厂建筑不用说,连两三层的厂前区行政楼也得他们设计,中国建筑师只能做做生活区的住宅设计。然而,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建造的北京十大建筑,却都出自中国建筑师之手,各有特色,群相争妍,到今天仍然是北京的重要景观。 我的理解:其所以能如此,关键是要有自信的精神和自主的品格。我们要向日本和印度建筑师学习的,最主要也是这两项。


       我赞赏焦毅强的新作,也在于此。焦兄非常好学,又勤于实践。他通过学习中外的哲学、美学、建筑文献,形成了自己的建筑观和创作理论,并付之实践,再通过实践丰富自己的理论。人们不一定赞同他所有的观点,也不一定认同他所有的作品,然而,我们仍然应当肯定他的这种自信和自主,并希望能见到有更多的这样的努力。中国现代建筑的希望,就在于此。

    阅读全文
  •       12月14日上午,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和超朗村分教点正式揭牌成立,这也是市老年大学在全市设立的首个村级分教点,通过市、镇、村三级齐抓共管、协同推进,努力把老年大学的社会性、公益性、民生性落到实处。


          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陈荣武,市老干部大学(市老年大学、旗山书院)校长张群炎,镇委书记黎寿康等参加活动并为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揭牌。


          随后,一行人还来到超朗村,为市老年大学全市首个分教点——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超朗村分教点揭牌,并现场参观分教点场地和活动。


          一直以来,我镇高度重视老年教育事业,在 2018年6月在茶山圩社区成立茶山镇老年大学,主楼占地面积508.46平方米,楼高5层,总建筑面积2645.99平方米,定期设有粤曲、画画、书法等课程,平均一年为4560人次提供教学。在东莞市老年大学的指导下,以现有的硬件和软件设施为基础,挂牌成立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进一步强化统筹管理、资源共享,将有利于实现老年教育常态化、专业化,满足新时代老年人多元化的学习教育需求,有力推动茶山镇老年教育不断迈上新台阶。与此同时,茶山还在全镇设立了17个老年学习站,其中超朗村老年学习站办学条件成熟、成效显著,基于工作优势和实践经验,把超朗村学习站升格为分教点,作为市老年大学首个村级的延伸办学点,结合全镇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培育更多具有茶山特色的教育品牌项目,让老年教育更多地融入到老年人的生活实践中,通过多种形式创新教学形式、多元化培育品牌项目。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和超朗村分教点成立后,通过充分整合社会资源和力量,用好党委和政府的惠老助老政策,推动人员、资金、课程等更多老年教育资源流入基层,努力扩大分校和分教点老年教育的有效供给,通过市、镇、村三级齐抓共管、协同推进,努力把老年大学的社会性、公益性、民生性落到实处。


          陈荣武在致辞中提到,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和超朗村分教点揭牌成立是我市老年教育进一步深入基层,向镇村一线延伸的新探索、新实践,希望茶山把老年大学作为新时代发展老年教育事业的一项重要工作,引导老年人保持老骥伏枥、老当益壮的健康心态和进取精神,发挥正能量,作出新贡献,坚持共建共享,奋力开创新时代老年教育工作新格局,当好构建市、镇、村三级老年教育的“龙头”。


          黎寿康表示,让更多人能“老有所教”、“老有所乐”是民生关切,也是党委政府职责,茶山将以今天揭牌仪式为新的起点,着眼“十四五”发展新要求,进一步完善教学资源整合、"桑榆"精品课程、“流动红凳子”品牌“三大工程”建设,改进教学方式,拓展教学领域,做好各项管理和服务工作,为广大离退休老同志、老年朋友提供良好的学习、活动环境。同时,希望各位老领导、老同志充分发挥政治优势、经验优势、威望优势,多做凝聚共识、坚定信心的工作,多做建言献策、聚智出力的工作,一如既往地为推动茶山高质量发展出谋划策,为建设“湾区宜居小镇、品质活力茶山”提供有力支持。


          当天,市老干部大学(市老年大学、旗山书院)校长张群炎详细参观了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的各个活动室,现场观摩老年人手工制作、书法、耍太极、糖不甩制作等活动,现场对各项课堂活动表示赞赏并题字“延年益寿”赠予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在图书阅览室的读者留言板上写下“读书有益”勉励读者。


          12月14日上午,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和超朗村分教点正式揭牌成立,这也是市老年大学在全市设立的首个村级分教点,通过市、镇、村三级齐抓共管、协同推进,努力把老年大学的社会性、公益性、民生性落到实处。


          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老干部局局长陈荣武,市老干部大学(市老年大学、旗山书院)校长张群炎,镇委书记黎寿康等参加活动并为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揭牌。


          随后,一行人还来到超朗村,为市老年大学全市首个分教点——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超朗村分教点揭牌,并现场参观分教点场地和活动。


          一直以来,我镇高度重视老年教育事业,在 2018年6月在茶山圩社区成立茶山镇老年大学,主楼占地面积508.46平方米,楼高5层,总建筑面积2645.99平方米,定期设有粤曲、画画、书法等课程,平均一年为4560人次提供教学。在东莞市老年大学的指导下,以现有的硬件和软件设施为基础,挂牌成立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进一步强化统筹管理、资源共享,将有利于实现老年教育常态化、专业化,满足新时代老年人多元化的学习教育需求,有力推动茶山镇老年教育不断迈上新台阶。与此同时,茶山还在全镇设立了17个老年学习站,其中超朗村老年学习站办学条件成熟、成效显著,基于工作优势和实践经验,把超朗村学习站升格为分教点,作为市老年大学首个村级的延伸办学点,结合全镇老年人的实际需求,培育更多具有茶山特色的教育品牌项目,让老年教育更多地融入到老年人的生活实践中,通过多种形式创新教学形式、多元化培育品牌项目。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和超朗村分教点成立后,通过充分整合社会资源和力量,用好党委和政府的惠老助老政策,推动人员、资金、课程等更多老年教育资源流入基层,努力扩大分校和分教点老年教育的有效供给,通过市、镇、村三级齐抓共管、协同推进,努力把老年大学的社会性、公益性、民生性落到实处。


          陈荣武在致辞中提到,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和超朗村分教点揭牌成立是我市老年教育进一步深入基层,向镇村一线延伸的新探索、新实践,希望茶山把老年大学作为新时代发展老年教育事业的一项重要工作,引导老年人保持老骥伏枥、老当益壮的健康心态和进取精神,发挥正能量,作出新贡献,坚持共建共享,奋力开创新时代老年教育工作新格局,当好构建市、镇、村三级老年教育的“龙头”。


          黎寿康表示,让更多人能“老有所教”、“老有所乐”是民生关切,也是党委政府职责,茶山将以今天揭牌仪式为新的起点,着眼“十四五”发展新要求,进一步完善教学资源整合、"桑榆"精品课程、“流动红凳子”品牌“三大工程”建设,改进教学方式,拓展教学领域,做好各项管理和服务工作,为广大离退休老同志、老年朋友提供良好的学习、活动环境。同时,希望各位老领导、老同志充分发挥政治优势、经验优势、威望优势,多做凝聚共识、坚定信心的工作,多做建言献策、聚智出力的工作,一如既往地为推动茶山高质量发展出谋划策,为建设“湾区宜居小镇、品质活力茶山”提供有力支持。


          当天,市老干部大学(市老年大学、旗山书院)校长张群炎详细参观了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的各个活动室,现场观摩老年人手工制作、书法、耍太极、糖不甩制作等活动,现场对各项课堂活动表示赞赏并题字“延年益寿”赠予东莞市老年大学茶山分校,在图书阅览室的读者留言板上写下“读书有益”勉励读者。

    阅读全文
  • 分享